工作人员在听到了纪英男的声音后都挂掉了电话,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在其微博实名举报

纪英男称自己在举报时下了很大的决心,这之后她接到的威胁电话和短信从来没有断过,“有人打电话说他知道范悦在哪,约我出来见面,还有人威胁我再闹,就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纪英男说。

人民网财经记者还联系到了华润集团李姓负责人。记者在表明身份说明采访意图后,该负责人随即挂断电话,截至记者发稿时,对方仍未回复。

过了一个月,国家档案局的调查有何进展?19日下午,纪英男来到该局,被门卫挡住未能入内。随后,纪英男在记者面前拨通了档案局值班室和相关部室的电话,工作人员在听到了纪英男的声音后都挂掉了电话。纪英男说自己在举报后,曾多次联系档案局,“每次听到我的声音就装信号不好,然后挂掉电话,到现在我什么说法都没得到。”

2013年7月1日,受香港特区政府委任,集团宋林董事长获任太平绅士(行政上称为“非官守绅士”)

前天下午,记者也到国家档案局门卫处登记,希望向有关领导了解调查进展。门卫在与办公室通完电话后,拒绝了记者的进入。“你回去吧,范悦已经辞职了,领导说不接受采访”,面对记者的疑问,门卫表示如果纪英男要举报,应该去中纪委。

2004年起,担任华润(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范悦联系不上,未再上班

1985年进入华润集团,历任香港华润石化经理、高级经理、助理总经理、副总经理;华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企发部总经理及华润投资开发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跟范悦在一起的时候,他不让我有存款,也不允许我出去工作。”纪英男说,与范悦闹翻后,她就搬出了范悦租的房子,现在暂住在朋友家,没有任何经济收入的自己现在只能靠亲友的帮助生活。

图片 1

在我国《刑法》中有一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如果纪英男手中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范悦涉嫌职务犯罪,可以走法律途径,去检察院进行控告。如果范悦涉嫌经济犯罪被提起公诉,她的身份并不是受害人而是控告人。

相关报道:

赵三平律师表示,如果检察院不受理,可以要求上级部门、监督机关比如说人大等来进行监督。但这一切需要前提条件,纪英男必须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范悦有经济犯罪行为。如果她只能提供家中保姆,售车、售房工作人员的证词,显然这些证据的力度是不够的。

华润集团:

对此事目前的状况,记者昨天采访了北京广衡律师事务所主任赵三平。他认为:范悦虽已辞职,不再属于国家公职人员,但对在他任职期间里所做的违纪犯规行为,档案局仍要依法依纪作出调查、处理,并向公众通报。纪英男举报是否属实,需要核查后再给出答复,不能一开始就拒绝接收举报人提交的材料。

华润董事长宋林(资料图)

纪英男:无人取证,还会坚持

人民网北京7月17日电
今日凌晨1点34分,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在其微博实名举报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等公司高管在收购山西金业资产的百亿并购案中涉嫌利益输送,致使数十亿元国有资产流失。王文志称,宋林等人的行为已构成渎职,并有巨额贪腐之嫌。

最近有消息称:有关部门正在调查范悦一事,他也已经被控制。并说此消息是纪英男透露的。

宋林简历背景:

“我一直联系不上他,他就好像‘失踪’了一样”,纪英男称事发后,范悦曾主动联系过她一次,说要起诉她,但之后范悦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

王文志在微博中称,2010年,华润集团所属的华润电力以百亿元对价收购山西金业集团所属10个资产包80%股权的重大交易中,未对交易充分披露。经王文志调查发现,该交易评估存严重问题,并且违规提前支付收购款项,造成数十亿元国有资产流失。在华润电力收购金业集团资产后,主要资产陷入严重亏损状态,其中一个煤矿——红崖头煤矿沦为当地农民的放养场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