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毫无悬念地遭遇强制购物

图片 1

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许前飞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300元,六天五夜港澳游,这么“划算”的事情在南京一些微信群里宣传,都是熟人,大家抱团参加,还担心什么猫腻?7月10日,200多位南京的游客就这么愉快地乘上了开往广州的高铁,满心期望一趟港澳之旅。结果呢,毫无悬念地遭遇强制购物,原定六天五夜的行程还被延长一天,到了广东继续购物。游客们购物金额少则数千多则数万。回到南京后,部分游客怀疑所购商品有问题,想退货却遭遇新的麻烦。

经查,许前飞同志身为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应与其关系密切的律师和私营企业主请托,干预和插手具体案件审判工作,以案谋私,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和人民法院形象;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和打高尔夫球,接受公款宴请;违反组织纪律,违规选拔任用干部,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品、礼金。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许前飞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由最高人民法院给予其撤职处分,降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收缴其违纪所得。

紫牛新闻了解到,目前,南京市旅游局已经接到游客投诉,并已介入调查。

许前飞简历

沈女士一行在香港一家金店,因为没怎么购物,被关进小房间。 游客提供

许前飞,男,1955年10月生,汉族,河南孟津人,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1976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4年10月参加工作。

“陷阱”?

1974年10月湖北省天门县后港公社知青;1978年3月武汉大学哲学系哲学专业学习;1982年1月武汉大学法律系国际法专业硕士研究生;1984年12月武汉大学国际法学系教师、副主任;1988年12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济庭副庭长;1990年10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经济庭庭长;1994年7月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中级人民法院院长;1996年11月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2003年2月海南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法制办主任;2007年5月海南省政府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党组书记;2007年12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2008年1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2012年12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2013年1月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

“铁路航空局赞助”300元游港澳

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十二届人大代表。

两三百号团友,多数通过微信群报的名

原标题: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许前飞因严重违纪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责任编辑:郑莉莉

“我帮你报名了一个港澳游旅行团,7月10日出发,据说是特价的名额。”六月底,南京的沈女士接到一位朋友电话,爱好旅游的她欣然答应,不过问到价格时,朋友却表示:没有多少钱,你不用给我了。沈女士告诉记者,她和这位朋友关系一般,港澳游可不是个小数目,觉得蹊跷后她找到了报名的地方。

“当时也挺奇怪,这是一家叫健享生命的公司,据说是做保健品的,经营网上购物平台。当时我问老总张志平为什么旅费这么便宜,他告诉我这是公司为了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组织的一个特别活动,获得了铁路局和航空局的赞助,所以价格便宜。”沈女士相信了。她还得知,一同参加旅游的还有200到300人,规模这么大,沈女士感觉不会有什么问题。

7月10日一早,沈女士来到南京南站集合,一同前往广州的大部分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四十来岁的她是团里最年轻的人。后来她了解到,这些老人多数是通过“健享生命”等多个微信群报名,很多人是被朋友拉进来的。

早上七点多,他们坐上了前往广州的高铁,并在下午六点左右到达了广州。随后乘了两个小时大巴,一行人来到深圳。在深圳住了一晚,11日清早他们便过了关前往香港。

2008年1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毫无悬念地遭遇强制购物。“陷阱”?

玩了一天之后,就开始强制买买买

黑脸白脸都遇上了,结果只能掏钱

金店里4小时没买东西, 一群人被关进小屋

11日,沈女士一行人抵港后便前往海洋公园玩了一天,在维多利亚港吃了晚饭。

第二天行程开始之前,导游说,今天会进行观光购物。沈女士当时并不在意,心想毕竟是低价团,购物总归是要有的。导游将他们带入一个地下商城,他们的第一站是一个金店,一进入店内,店门就立马关上了,大家在店内团团转发现并不能找到出口。就这样,沈女士和其他同行者在金店内呆着,没座就站着或逛着打发时间,大家没买什么东西。4个小时后,店员将他们一群人轰去了一个小房间,一位疑是金店老总的女士站在房间门口大声质问:“你们为什么不买东西?你们要想出去就得买东西。”随即,女老总锁上了小房间的门。“当时大家都蒙了,老年人已经站了好几个小时,都很累,房间很小,没有座位,他们便蹲在了地上。”沈女士回忆。

表店相机店巧克力店,各种店接踵而来

当天的带团导游告诉他们:“你们多少买一点,一点不买一定是出不去的。”虽然不太乐意,但为了摆脱困局,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买了点东西,沈女士花了一万两千八买了一个吊坠。一些年纪较大的老人没钱,始终没买。沈女士和导游说,我多买一点,你放老人走。当时沈女士手机没开通漫游,没法报警和联系他人。那位从南京就和他们在一起的领队此时却不知所踪。

金店的遭遇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他们在导游的带领下又来到了手表店,相机店,巧克力店。每到一个店,导游就告诉他们:你们不要拖延时间,进来光站在那里是没有用的,你们不买等下关的时间只会更长。由于金店的遭遇,大家这会都很恐惧,只想买了快点走。

在最后购物的那家巧克力店里,导游还特地告诉大家,不买巧克力就不给你们澳门船票,也不给你们吃饭。一行人的身份证和港澳通行证在深圳的时候就被导游以开房的名义收了上去,没证件大家根本不敢擅自行动,只能“乖乖听话”。

行程延长一天,到番禺被带进了家玉器店

行程实际上增加了一天一夜,变成七天六夜。“当时有人私下里说,延长一天可能是因为我们没达到消费金额,导游不满意。”沈女士说。回广东后,他们又被带到番禺一家名叫“江山玉器有限公司”的店里,在这里,同团的陈女士购买了数万元的玉器。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在番禺这家玉器店里,店老板先是义愤填膺指责港澳商店强买强卖,再教旅客辨识玉器真伪的方式,随后提出限时抢购,一旦有人放松警惕买了玉器之后,就会单独带到另一个所谓精品收藏房间,被推销万元以上的没有标价的玉器,而一旦交易完成,外面的旅游车就会立刻发车,导游要求旅客上车,不然就只能自己回去。“卡已经刷了,但东西我都还没有看清。”对于这次“加购”,陈女士认为旅行社和商店互相勾结,玩心理游戏骗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