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41.net但警方说,马玉剑和妻子在南京开了一家理发店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黄姓酒店小姐疑似与客人有感情、金钱纠纷,双方曾有口角争执,10日傍晚下班时,在桃园市一家知名酒店门口被两名骑摩托车、戴安全帽的男子丢掷装满粪便的塑料袋泼粪。酒店妹全身沾满秽物,吓得花容失色,返家清洗后翌日报案,她说自尊心受创,恨死泼粪男。

11年前,马玉剑和妻子在南京开了一家理发店。半个月前,马玉剑被查出肺癌晚期,理发店被迫停业转让,夫妇俩决定通知老顾客前来退储值卡。11月10日,戴着口罩在店中给顾客退卡的马玉剑被人拍下照片并上传微博,南京“诚信理发哥”的故事迅速传开。连日来,网上对此事的相关评论已达十几万次,马玉剑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

但警方说,黄女清洗后,穿着干净衣服报案,没提出粪便“证物”供采集,证据力不足。

13日,晨报记者在江苏省中医院见到了马玉剑。面对众多探访者,马玉剑感觉自己做的事不值得被这样关注。他说他当下最关心的,还是有约5000元尚未退出。昨天,马玉剑开始第一次化疗。他决定,这周日要再去一次店里给老顾客退卡。

警方调查,黄姓女子(25岁)在桃园市的俱乐部酒店上班,疑与恩客有感情纠纷,对方曾开出5万元(新台币,下同)价码包养,但之后逐渐冷淡、不再捧场。双方近来频频在电话、简讯里互骂,恩客曾出言恐吓说:“你给我小心一点!”

脸上看不到恐惧痛苦

10日傍晚,担任午场班的黄女因身体不适提早下班,与另名酒店小姐在一楼电梯口,被两名头戴安全帽的男子叫住,对方大喊她名字,她被熟悉声音吸引。刚回头,却被其中一人丢掷两个餐厅打包用的塑料袋,砸在她身上,喷溅出大量粪便、粪水。

“我母亲走得早,关于生死,我一直很想得开。”

黄女身体多处沾满秽物,还没卸妆的脸也沾染粪水,一旁倒霉的同事更无辜遭波及。两人吓得花容失色,惊声尖叫引来门口泊车小弟的注意,但两名泼粪男已先一步快闪,匆忙跳上摩托车离去。

13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汉江路上的秀作发型坊,店面的卷帘门已经放下,卷帘门后的店玻璃窗上贴着一张让马玉剑“出名”的通知:“秀作在11月10日、11日两天办理退卡,请相互转告,谢谢!”紧邻“秀作”的一家经营礼品回收的小店老板张先生几天来已经回答了无数街坊和媒体的提问:“人已经住院去了。”

黄女痛哭失声搭车回家清洗,11日凌晨3时情绪稍微稳定,独自到派出所报案。她面对警方支支吾吾,鼓起勇气才说出被泼粪经过,警方尴尬地询问:“请问有保留粪便当作证据吗?”但黄女只提供拍到泼粪男背影的监视画面。

张先生告诉记者,来秀作发型坊的都是老顾客。自从店铺关门后,好多人都问马师傅怎么了。正说话间,又一位中年男子走过来问:“这里怎么关门了?”张先生告之原委。该男子告诉记者,自己在“秀作”理发理了3年,很信赖这家店。

黄女告诉警方,她自尊心严重受创,当下满脑子都是委屈,赶紧回家冲洗好几次,才在友人建议下报案,衣物也已清洗干净,忘了保留关键的粪便供警方采验DNA。她认为应是人的排泄物,对方用餐厅打包的塑料袋装满,往她身上猛力丢掷、喷溅。

随后,记者赶到江苏省中医院。12日,马玉剑从江苏省人民医院转院来此,短短两天住院部的医生护士都知道了他。记者下午3点多赶到病房时,马玉剑正在接受一个臂部小手术,为第二天的化疗做准备。他空空的病床前写有名卡以及Ⅱ级护理的标记牌,窗台、柜子上放着两大束鲜花,显然是探望者留下的。

她认得泼粪男的声音,是之前很常捧场的酒客。两人发生感情,对方原本允诺用5万元代价按月包养,后来却逐渐疏远,她几次打电话找对方理论,但对方恐吓要她小心一点,不料竟用如此难堪的方式羞辱她。

邻床刚陪丈夫住院的徐阿姨听说同病房的马先生就是这两天感动南京的“马理发师”,惊讶得张大嘴巴嘴:“就是他呀?我知道,很感人的,得病了还坚持退卡给顾客。”

律师邱镇北指出,泼粪羞辱人,且旁边还有其它人目睹,可处拘役或300元以下罚金。黄女虽到警局报案,但说暂时不提告。

过了约半小时,马玉剑在侄子王平的搀扶下走进病房。他穿着宽松的棉制衣裤,精神看上去还不错。自从马玉剑生病后,他远在安徽滁州老家的亲人都来看望过他,王平留了下来,帮婶婶照顾小叔叔。他在病房里陪马玉剑,帮他穿脱衣、接电话、迎送客人。马玉剑的妻子姜士红则为丈夫准备晚饭。

南京电视台一行三人13日前来采访马玉剑,其中一人就是最先将“退卡事件”发上微博的记者汪良廷。这是继他发微博那天后,第一次见到马玉剑。见到汪良廷,马玉剑说:“我怎么也想不到是你。那天你拍照,也没打招呼,拍了就走了。他们说是位汪先生,我就想不到是你,你工作那么忙。”

汪良廷在秀作发型坊理发多年,他称赞马玉剑人好,“小区里行动不便的老人理发,他会上门服务。”

马玉剑的脸上见不到对病魔的恐惧和痛苦。他告诉记者:“我母亲走得早,关于生死,我一直很想得开。”

邻床的高老伯的经历也在鼓舞着马玉剑。三年前,医生告诉高老伯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可高老伯硬是扛过了20次化疗,一直坚持到现在。马玉剑说:“五天一个疗程,扛过四个疗程,我就有希望了。”

热心顾客勇当主治医生

“但是他们看了新闻,可能更不肯来退了。”

马玉剑是个平凡的人,直到今年11月10日,路过的汪良廷拍下他在店中为顾客退卡的一幕上传微博后,他一下子出了名。可马玉剑至今仍认为自己做的只是正常事、本分事,不值得报道。

10日微博发布当天,南京几家媒体进行了第一波报道。12日,马玉剑的病房突然被蜂拥而来的记者占据了,他不得不让侄子搀着逃出病房,让妻子独个儿接待媒体。

马玉剑幽默地对记者以及安徽广播电视台的记者说道:“你们今天才来,来得晚啦。昨天从早到晚,记者来了一拨又一拨。”马玉剑说,甚至南京市委宣传部的人也来看望过他。

马玉剑说,接受媒体采访,一方面是支持媒体工作,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媒体平台告知那些还不知情的顾客来退卡。不过,马玉剑又有些纠结地说:“但是他们看了新闻,可能更不肯来退了。”让马玉剑有些烦恼的是,居然还有一些“医托”闻风而动,假借探病名义来打扰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