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酷刑声请人、寻求庇护者及难民提供的实物援助,一位未曾见面的伯伯

小孩道歉

南都讯 记者康殷发自香港
香港特区政府基于人道理由,若酷刑声请人、寻求庇护者及难民在留港期间未能应付基本生活需要,政府会与非政府机构合作,按个别情况提供实物援助。港府提交立法会的文件透露,截至今年5月共有4700人接受支援,为此港府预留2.03亿元(港元,下同)用于相关开支。

叔叔(阿姨):我叫刘一凡,是一名小学生。在骑车时,不小心擦到您车的油箱后面,因时间太晚,又没有您的联系方式,请你看到纸条后拨打我的电话13337314×××,对您造成的损失非常抱歉,我愿意用零花钱赔您200元。

港府为难民和寻求庇护提供的资助包括每人每月1200元的租屋津贴,以及食物、衣履、基本日用品、交通津贴等。港府强调,实物援助的目的是提供支援,让有关人士不致陷于困境,同时又不会因此而产生磁石效应,对香港现有支援系统的长远承担能力及入境管制造成严重影响。

刘一凡。7月20日0:04

难民每月资助1200元租金

车主回信

立法会福利事务委员会22日将就寻求庇护者及难民等的支援政策进行检讨。港府表示,为酷刑声请人、寻求庇护者及难民提供的实物援助,并不是提供给合资格香港居民的福利援助。

一凡小朋友:你好!你的留言条已收阅,故然我的车有点小损,肯定心情不悦,但当看到你的便条后感觉就不一样了。因我能看得出,虽你小小年龄但有担当,敢于负责,说明你是个诚实有家教的好孩子。所以赔偿就免了。希望你以后注意安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早日成为国之栋梁。

过去三年,分别有5258、5825及5703人接受人道援助,相关援助的开支分别为1
.24亿、1 .51亿及1
.43亿元。2006年起,社会福利署委托国际社会服务社香港分社(服务社)提供实物援助服务。援助项目包括临时住屋、食物、衣履、基本日用品、交通津贴及辅导服务等。

一位未曾见面的伯伯

住屋方面,目前港府为确切需要的受助人提供临时住屋,并提供使用水电及其他基本公用设施的费用。服务社提供的住屋援助种类包括:由服务社承租位于元朗的私人单位。单位设有基本家具、床铺、家居用品及煮食设施;服务社辖下的罗兰士国际庇护舍。妇女或未成年人士等受助人如需要居于有人看管的住所,会获安排入住该庇护舍。

当你因不小心将停在路边的小车撞坏或刮出擦痕时,你会如何处理?等车主来、直接走人还是会留字道歉……

据了解,目前超过九成受助人喜欢自行寻觅居所,(他们通常会比较喜欢与自己的族群为邻)。很多受助人会先与业主签订租约,之后向服务社申请租金津贴。目前单身受助人每月的标准租金指标为1200元。

11岁的刘一凡骑自行车不小心撞上一辆私家车,没人看见,他在接下来的2个小时里满是懊恼、忐忑、纠结等各种情绪,最终他拿来纸和笔,写下一封道歉信留在了车上。9个小时后,他收到一条长长的手机短信,对方不仅没有发脾气,反而满是赞赏和鼓励。

每月可多次领取食物

这11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足以让小一凡铭记一生……

食物方面,服务社为受助人提供多款不同种类的食物,包括有21款肉类/肉类制品、35款蔬菜/豆类、12款五谷杂粮、12款饮料、9款水果、20款调味品/香料、7款牛奶/奶制品及40款婴儿食物,以切合个别受助人的健康、文化、宗教及其他特别需要。受助人会获安排位于不同地区的七间食物供应商领取食物。单人通常获安排每月领取食品三至五次,而家庭个案则每月领取食品六至八次,以确保食物新鲜。

7月19日晚上9点多,刘一凡骑自行车经过长沙开福区凯乐国际小区3栋拐弯处时,突然没有把握住方向,自行车朝着停放在路边的湘B0NJ××小车撞去。

如果未成年的寻求庇护者及难民不会在短期内被遣送离境,教育局会按个案情况(包括是否有学位可供分配、修读期、有关儿童的年龄和教育背景等),安排申请人入读小学或中学,或修读为新来港非华语儿童而设,为期六个月的全日制“启动课程”。

“当时就懵了,好慌。”自行车把手将车子油箱附近划出一条25厘米左右的刮痕。刘一凡说他的第一反应是看了看周围,没人。

根据入境处的记录,在2005及2006年,先后有32宗入学申请获得批准,其中有5宗申请涉及学前教育;15宗小学教育申请;5宗中学教育申请;及7宗就读“非华语儿童启动课程”的申请,相关申请均获批准。

走还是不走,这个问题在11岁的刘一凡脑海里“不断打架”。

(原标题:港府预2亿给难民及寻求庇护者)

他在事发现场呆了几分钟后离开了。之后,刘一凡给妈妈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妈妈说:男子汉要诚实有担当。

于是,在妈妈的陪同下,刘一凡返回了事发现场,这次他带来了纸和笔。他做了两手准备,在现场等车主,如果等不到他就留一个字条。一直到晚上12点,还是没有等来车主。刘一凡决定写一封道歉信留给车主。

宽容车主

“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7月21日上午9时,刘一凡的手机响了,是车主的回信,他从床上跳起来奔向他妈妈,看完第二遍后,妈妈胡冬兰发现小一凡流泪了。

“他心里很感动,作为家长,我们很感谢车主给孩子一个改错的机会,让他明白做人有担当就会得到尊重。”胡冬兰说小孩道歉是应该的,车主的鼓励给予了正能量,给孩子上了一堂生动的社会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