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源市城管局分管执法副局长和执法大队长已停职接受调查,  张寒在她的手记中提到

万源市政府今天下午发布消息称,昨天8时左右,万源市城管执法人员在劝导占道叫卖松菌的青年谭某的过程中发生抓扯,谭某和执法人员均有受伤。万源市城管局分管执法副局长和执法大队长已停职接受调查;城管局负责人到医院看望谭某并致歉。

  “在我的新闻生涯里,可能再也碰不到一个采访对象,如此赤裸裸地去谈论官员的利益、送礼、高利贷等潜规则”。

  这是新京报记者张寒三次采访王林后,得出的感受。

  三次交锋中,王林常常说的一句话是,“我犯法了吗?”

  “我帮别人办事,他愿意给我1700万,我犯法了吗?”“他就是送我一辆飞机,我犯法了吗?”“玩空盆变蛇,我收钱了吗?我没收钱能叫诈骗吗?”

  张寒在她的手记中提到,在王林看来,只要不犯法,谁能管得着呢。她从最初的震惊到慢慢地适应他说话和思维的方式。有些瞬间,她会迷惑,“我真的是生活在2013年吗?”

第一回合:“大师”的嘱托

  很多人问我,“大师”为什么会愿意接受采访?其实过程顺利得不可置信。

  之前,我联系当地媒体同行。她为难地说,“大师”已经十几年不接受媒体采访,“他很低调”。后来,我在微信上找到一个“大师”的熟人,他把我的私信给“大师”看,“大师”最终还是拒绝。所以,当我跑到芦溪县城的王府前时,几乎是抱着无论如何今天是见不到“大师”的心情敲门的。

  结果我说明来意,再加上“大师”之前的印象,门房通报一声,轻松进入。

  来回交锋几句,立刻感觉到王林早有准备。

  第一次见面,他强调的有两点。一,我扶危济困,慈善不知道做了多少。第二,我一辈子交朋结友,大方大气。他对我说,你主要写这两点就好了。

  对于他的空盆变蛇,他的回答让我吃惊。这个曾经在资料上被吹得神乎其神、安身立命的东西,他居然自己定义为民间传统杂耍。

  我追了一句,杂耍意味着这不是真的?他扫了一眼过来,“不要深究了。信就信,不信就拉倒”。

  随后,他以一个果决的手势表示不要再探讨此事,王林很善于用他的不耐烦来截住别人的话头。

  但王林是易怒的。当我提到司马南和质疑的时候,之前理性的王林消失了。从他跺得地板山响,大吼几声打了一套拳开始,他开始偏离之前的轨道。70张绿卡和种种神迹就是这时候说出来的,随后炫耀像洪水开闸一样不可收拾。他常用的开头是,“我王‘大师’行走江湖几十年”。

  他带着我去看他两层楼的合影,看到重要人物,指导我如何全角度地拍摄,常常伴随一句话,“这假得了吗?”

  第一次见他,以他最终语重心长的话结局,“把这些照片登出来给他们看看”,不屑地补了一句,他司马南见过谁?

第二回合:“大师”的“杂耍”

  第二次见“大师”,我心里有了一些底。而少了第一次的陌生感,又有其他记者过来,王林也更活跃一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