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也曾捐款,单霁翔同时解释了引发翊坤宫事件的几个技术问题

香港资深媒体人梅斯也站出来表示,莫因少数港人抵制捐款而寒心。有媒体宣称“援建工程一半不合格”。这其实是2011年6月香港某报的一篇报道,内地媒体曾以《香港援建四川竣工项目全合格“六成不合格”系误读》来澄清。特区政府四川重建组负责人也认为,那是不实报道,“以偏概全,无视工程的整体质量和相关整改措施,误导公众”。

4日11时10分,故宫西路开放区的翊坤宫,一游客徒手击碎正殿原状展室一窗户玻璃,致临窗陈设的一座文物钟表跌落受损。受损文物名为清代铜镀金转花水法人打钟。

香港《文汇报》26日发表评论文章,将此事上升到政治高度,认为反对派以内地善款缺乏监督为由,在地震灾民亟待援手之时发起所谓“抗捐运动”,其实是一个站不住脚的借口,其本质是要将赈灾政治化,其实质是“反国教”的延续。

香港也曾捐款,单霁翔同时解释了引发翊坤宫事件的几个技术问题。对“为何不设一米线”的问题,他解释说,作为宫殿式博物馆,出于安全,翊坤宫等不许通电。本来室内光线黯淡,再设一米线,观众根本无法看到内里,势必造成观众“趴”玻璃“内窥”式观看,给同为文物的窗框带来损害。

有人看重所谓公开透明、监管制衡的制度建设,有人更在乎“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人道精神。香港社会的多元性就体现在这里。香港《南华早报》发表社论认为,“不要让怀疑阻碍抗震援助”,立法会议员应该采取更严格的措施对抗滥用善款行为,而不是拒绝捐赠。如果政府的拨款申请被否决,则会“发出香港拒绝对灾区伸出援手的错误信号”。

单霁翔同时回答了“为何文物摆放如此靠窗”和“条案上要否放文物”的问题。据他介绍,作为宫殿博物馆,必须呈现真实历史信息,当年这些文物就是临窗而放,而且就是放在条案上。但是,没有安全区隔的“临窗”确实带来安全隐患;文物放在库房中当然安全,但是,原状陈列展厅,必须体现其功能与特点。

有人为拒绝捐款找理由

据单霁翔介绍,自2012年以来,故宫博物院开展了展室门窗安全防护的升级改造,选择了复合型防砸板作为展室安全门窗防护的透光材料。目前,已完成对承乾宫、永和宫门窗的改造工作,这两座宫殿将设为青铜器馆。

与汶川地震时全港上下一心赈灾相比,这次却多了些许波折。近日,香港少数人担心特区政府“慷港人之慨”,善款却被挪用。甚至有网民发起“一毫子都不捐”运动。一些反对派团体也对拨款态度有所保留,理由是“难以保证捐款全部到达受灾民众手中”。还有个别议员提出修订案,建议把1亿港元拨款全数交予非政府组织及志愿机构,或者购买物资直接援助灾区民众。

单霁翔领着记者来到事发地——西区翊坤宫。作为明清两代后妃居住之地,翊坤宫游人甚少。事发后,很快又恢复了开放。

有媒体评论说,香港近期围绕芦山地震出现的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是想给两地民众间本已因奶粉、双非孕妇等问题而高涨的对立情绪再火上浇油。所以,面对“一毫子都不捐”,无需愤怒,无需寒心,谨记血浓于水,相信香港同胞的辨别能力,不上这些人的当就是了。

这件编号为“故183054”的清代铜镀金转花水法人打钟为国家二级文物,是18世纪英国为中国市场特制,故宫收藏完整一对。

延迟捐款失去赈灾本义

单霁翔说:“此次翊坤宫玻璃被人徒手打碎,将促使我们加快玻璃更新升级工作进度”。

不过谭耀宗说,即使有个别事件做得不好,监管及捐款是两件事,两者都需要做,希望市民不要因而却步。

据单霁翔介绍,该青年已送积水潭医院医治,初步诊断为“右手多处皮肤裂伤、右手中指伸指肌腱断裂”。

香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谭耀宗、李慧琼、蒋丽芸、陈克勤等人,近日在湾仔捐款之余,更帮忙筹款。对于市民关注赈灾款项的使用和监督问题,谭耀宗认为,内地有关部门必须加强赈灾款项的监察和管理,提高赈灾款运用的透明度,确保善款能用得其所,香港民建联也会做好跟进和监督工作。

单霁翔同时解释了引发翊坤宫事件的几个技术问题,故宫工作人员表示,此次受损文物短期内可以修复。

相关文章